雷尔

为什么都说师兄是小奶狗?!?!为什么?!?!不是乖乖坐着的小奶猫吗?!?!?小奶猫多可爱啊!!!!

【龙族/路&楚大概非cp向】这次你还在

  路明非睁开了眼睛,很好,他还在安珀馆里好好地躺着。

  他累死累活把黑王搞死并死乞白赖地求小魔鬼让他回到执行完里约热内卢的任务的那一天,看这熟悉的天花板,他应该是如愿以偿了。
  路明非现在一点都不想去里约执行那个破任务,然而他并没有任何好的理由来推掉这个任务,于是他最后还是去了趟里约,期间一直惴惴不安“奶奶的脑震荡是小事儿,要是我回来发现师兄又不见了咋办?我老觉得路鸣泽没这么好心……”
  本来路明非不想在会上睡着的,丢过一次人了,哪能再丢第二次,再说,当初他在梦里参加了鹿芒的葬礼和之后楚子航的消失也有那么点关联,这个时候不睡总没什么不好。
  但他最后还是睡了,不过被伊莎贝尔叫醒时没做那个梦。
  “主席,狮心会主席在下面等着,要不要……”
  “我下去找他!”
  路明非走的时候注意到了伊莎贝尔略显惊讶与无措的表情,又想着楚子航在下面等着?师兄不是应该直接上门找我这衰仔,不对我现在也是学生会主席了,直接去会客室好像也可以啊,在下面干等好像不是这等惜时如金的人干的……
  路明非放慢了下楼的脚步,脑子越想越乱,等下要是再见到巴布鲁那黑人兄dei他就…就怎么样呢…还没想好,人已经到楼下了。
  “楚…狮心会会长呢?”
  一片漆黑,好像真的没人,妈的当初那巴布鲁就是从一片漆黑中钻出来的,现在,现在……路明非环顾四周,真没人啊,连黑人也没有……?
  “我在这,想着你大概没吃饭,在附近给你买了点。”

  楚子航站在稍远的地方看着他,手里还提着一看就是卡塞尔学校中式流动摊档(对,就有这种东西)上买的米粉,用塑料碗装着,附带一次性筷子,贼香,闻着还像极了当年路明非在仕兰中学对面吃的那种,五块钱加蛋,还有葱花和酸菜。
  路明非深吸一口气,张开手臂虚虚地去抱楚子航,连同他递过来的米粉。
  吓死我了,还好,这次你还在。

*伊莎贝尔惊讶和无措只是因为路主席突然打断她的话而已
——————————————
一个觉得师兄应该回来了又害怕师兄还是没回来的明非,比起楚路更喜欢路楚,但是这篇应该算友情向……吧?
p.s.其实是吃校门口的米粉时产生的……灵感?我们学校门口的米粉真的好吃,大晚上的莫名想吃QAQ

看沉睡的森林感觉加贺好青涩好可爱!还会害羞!想日!【x收起你危险的思想】

关于打赏对同人圈影响的一点看法

想想挺可怕的……

解缘:

#本文不讨论太太们是否有权利获得报酬,以及打赏功能对同人圈子究竟是正面还是负面影响,仅仅指出一些可能被忽略了的小问题。抛砖引玉,期待更多的探讨。



当lofter要出打赏功能的时候,我内心是拒绝的,崩溃的,出于把lof当作同人囤粮地的立场而言(我知道它还有很多版块,但那些基本不会牵涉到这一块的问题)。因为我深刻的知道,网易就是有能力把一个很好的产品搞臭,搞倒,并且这样的过程重复了无数遍,深表钦佩。最近的例子就是网易云音乐,用过的人大概知道网易和周杰伦之间的纠纷——允许无版权的音乐收费盈利,被告了之后,将用户已经付费下载了的歌曲下架,又打包出了新的合集要求再次付费。
在网易的经营下,一个用来听音乐的地方,不仅变成了没有音乐的段子区,最后还不忘薅一把用户的羊毛。对不起,您逼我去的虾米和酷狗。(我没收这两家钱;事实上,我还给这两家送了很多钱。)
我甚至有理由怀疑,正是因为音乐被搞臭了,薅羊毛的重担才落到了lofter肩上。这锅网易云先接好了,不送。


我不是说薅羊毛不好,这明明是你情我愿的事,对吗?我也不从道德方面批判则个,毕竟我深知我自己就是那个该被批斗的。
资本的力量是中性的,结果如何取决于控制的人。但很遗憾,这个控制者是网易。假使失败是成功的母亲,网易早就百家姓了。
只是我们应当清楚地认识到,网易是一个公司,lofter要盈利才能维持,这是正当并且毋庸置疑的。那么这也意味着一个必然的结果:当公司利益与用户利益(特指同人创作者)发生冲突时,我们是注定要被牺牲的那一批。

同人创作在版权问题上一直是一个灰色领域,不必多说。悬停在头同人作者头上的是两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原作者对于版权问题是否追究,以及上升到著作权(民法)层面的条例是否修改,可能还涉及到一点国际公约的问题。我尊重并且支持原创者对自己创作成果的所有权利,也正因此,同人创作者应当对自己的立场有清醒的认知:我们在正在违法的边缘试探,所有的盈利行为,都有可能是一场可怕的灾难。
正因如此,网易在声明中所表现的态度就值得玩味了。让我们来看看这段声明:

“lofter的打赏功能属于一种个人的赠与行为,是打赏者对被打赏者的鼓励支持,lofter的设计之初并没有让它承担道德、法律、及其它的制约责任。”

好一个设计时没有让它承担法律责任。有没有法律责任是您靠嘴炮出来的?您说没有就没有了?稍有常识就知道,国内目前可以说在一方面的规定有一定的空白,但并不代表这么做就是合情合理合法的!我不相信lofter方面不明白这一点,我也不相信这种说法是替同人创作者争取权益;恰恰相反,这是极其恶心的、lofter单方面对于自己方的免责声明——
“我们设计的时候没想那么多,我们只是个绝对中立的平台,关于那些打赏啊什么的全都是那些用户的个人行为。什么?你说他们违法了?好的,好的,我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平台,马上把那些tag清一清。哦对了,这个是他们的账户信息,我们绝对配合调查。”

我可去你妈的吧。

我相信国内外很多原创作者是宽容的、开放的,愿意给予同人创作者一定的生存空间。日本有东方,中国有凹凸,都是公开地开放了二次演绎的权利,兼容并蓄、相促相长,达成了双赢的局面。对于不愿被二次演绎的作者,我也真的非常、非常认同和理解。
但是lofter的这个打赏设定,无疑是故意把同人创作者往深渊推进了一步,明摆着表示:我们凭本事创作的同人,凭什么不能收钱?
可别说这不是侵权了,有没有侵权心里没点逼数吗?洗钱还得进一波赌场洗白白呢,打赏这种明面上、资金流动清清楚楚留着记录的事,回头找人起诉方便得不得了的事,你换个名字就算不得侵权盈利了?真以为国家和法律是傻的么?

这件事会慢慢发酵下去,酝酿着,只等一个爆点。或许是某个作者找上门来,或者是新的法律一刀切。我不吝于以最大的恶意揣测,lof甚至在等待这一天,然后反手把同人区清理一波,完成一个“华丽的转身”。图片、文章这些都有存稿,都不怕的;可是辛苦经营出来的爱好者交流圈呢?最重要的社区呢?
也许诸位所在的圈暂时安然无恙,最好的可能是永远能维持这样平稳的现状,我衷心祝愿如此。但是请不要忘记,达摩克利斯之剑永远悬在我们头上,只等着坠落的那一刻。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都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Lofter是所有人的理想国,唯独不是我们的。


我不知道AO3,也不知道Fanfiction,随缘居、不老歌、汤不热、堆糖什么的听都没听说过……






另:
我一直更担心另一个问题。同人创作者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学生,这一点令我非常、非常害怕,尤其在lof推出了打赏功能的现今。对于有工作的人而言,这千八百的真是小钱,哪怕上万也真不是大事。但是我很担心,这会让正在读书阶段的学生产生这样一种认知:
同人创作是可以挣钱的,是可以作为终身工作的。
我就不说起点的情况了,人家虽然文笔故事都不怎么样,好歹还是原创;依托于原创的同人呢?

亲爱的,请千万、千万不要以为同人可以作为谋生手段,当作放松的爱好就可以了。


好好读书比什么都重要。




[全职高手]一个来源于今天政治课的脑洞

   不要脸地打个王喻tag

王杰希:我PPT里的星星怎么一到你们班就变成鱼了?
台下的喻文州:[憋笑.jpg]真不关我事,真的,你……看我真诚的眼睛?

——————————

“我电脑里的星星怎么到你们班就变成鱼了”←我们政治老师说的2333那条鱼还真是蓝蓝的

【全职高手/郑轩中心】一路走来(上)

   脑洞来源是因为看了一篇郑轩同人,说是郑轩退役后,因为枪淋弹雨是步枪流的弹药专家,所以没有多少人使用,渐渐也就荒废了,后来郑轩知道这事后,十分心疼他的账号卡,于是把枪淋弹雨和游离的后续方案一同买下……
    当时我就好心疼好心疼我轩和我轩的枪淋弹雨
  _(:з」∠)_于是就有了这篇文
文笔渣+略ooc,可能有不少语法错误(可能我是个假文科生)
应该分上中下篇,但我人比轩哥懒,再加上要高三了,所以坑掉的几率可能有90%……

不管怎么样,还是正文走起?

—————————————

    郑轩是第三赛季,他十七岁时进的蓝雨训练营。在这之前他就是个成绩中游的高中生,每天熬夜打打游戏看看小说什么的也是家常便饭了,白天上课睡上个几节课,补好觉了就继续听,下课要么没精打采地继续趴桌,要么和几个同学一起讨论各种游戏。就这样勉勉强强地混日子,可能以后就考个本科出来找份普通工作,逢年过节被催几次婚,到最后找个老婆生个小孩,然后,然后就这样了。

    刚接触荣耀时,他也就抱着和玩其他游戏一样随便玩玩的想法,但不知怎的,就越陷越深了,成绩还能勉强保持中游,黑眼圈越来越重可就明显得不能再明显了。没办法,天天半夜翻墙出学校进网吧通宵,不黑眼圈都不行。

    郑轩当时的高中舍友们其实还挺惊讶于他对这游戏的兴趣的,毕竟对十几岁的少年来说,游戏和拍拖,都象征着刺激。没女朋友的,平时也会在宿舍看看片。郑轩这人实在是懒,平时打游戏一副要睡不睡的样子,看片的时候下面也是半硬不硬的。舍友有的调侃他不行,也有的说他老司机,是咱看的片还不够重口味,还有个哥们儿甚至问他是不是喜欢男的,郑轩就有点懵地一个一个的回答过去:“我不是,我没有,我不是…”像极了那个网上流传的表情。

   据说有个长的挺漂亮的学妹曾经向他表白过,但他十分温和委婉地表达了他的拒绝之意,然后在学妹走远后问旁边看热闹的同学:
   “那什么,我和她认识?”
   然而,当郑轩的同学好心给他介绍了妹子其人后,他还是满头雾水的表示自己对这妹子没有半点印象……
  

    所以说这人可能真的挺适合蓝雨(和尚)庙的,是吧。
   
  
    不过再怎么说,当时的郑轩也还是个十几岁的少年,躲过了妹子和A片,最后到底没躲过游戏这个坑。

   当时他们那宿舍啊,基本上郑轩晚上翻墙出校打游戏,他们整个宿舍就跟着去网吧(“轩哥带我飞啊”),任务都是挑着做,副本都是一起下,加的公会自然也都是蓝溪阁,抢boss的时候,大方向还是听会长的,但一些小细节,他们这个小团体都是按郑轩的指挥做的。

    社会我轩哥,人懒话不多。
  
   当时的蓝溪阁会长刚刚由魏琛变成方世镜。方世镜也知道这弹药专家,还和他一起下过几个本。知道这人就是本省人后,就想着叫公会拉拢拉拢,要是年龄合适,家里又不反对,可以试试把他拉进蓝雨。

   郑轩的年龄明显是合适的,至于家里……

   郑轩的父母明显不希望他们的孩子去当什么电竞选手:“说白了不就是打游戏吗?打什么游戏,你都要高三了,有什么比考大学更重要的吗?告诉你,以后也不许打!”
  
   郑轩的父母比较传统,平时虽然由着他来,但某些偏见如“游戏都是洪水猛兽”“学生一玩游戏前途尽毁”什么的却改不了,就觉得上大学是唯一出路,实在不行就上个专科,出来继续找工作结婚生子。电竞?什么玩意儿?!
  
   郑轩后来想想,觉得十七岁的自己当时也是真真正正的压力山大了。他解释了自己早已了解过的关于电竞圈的情况,关于电竞职业选手的待遇,还有蓝雨俱乐部各种资料,还把自己做的一本关于荣耀的笔记给他们看,里面从副本分析到职业优劣,和一叶之秋的攻略当然不能比,但也能看出他下了不少功夫。

   然而这并不能说服他的父母,甚至因为他对游戏比对学习还上心而再出被怒骂:“对一个游戏这么认真?你拿出这力气去努力学习不好吗?好好参加高考,考个好大学不好吗?”

   “不好。”
  
   “我就想打荣耀。”
 
   “就想当职业选手。”

   “我就任性这一次”

   “求你们了。”
  
   “让我去吧。”
 
    他的眼里隐约闪烁着泪光,平时无精打采的脸上却露出极少有的坚定。

      但他最后还是迫不得已向公会会长方世镜求助,让他试试跟自己父母去解释。方世镜人看起来比魏琛靠谱,但说服别人父母这事儿也是头一次干,但也没办法,蓝雨俱乐部,甚至整个联盟,都只能是刚起步的状态,他们蓝雨的正选队员还有训练营的几个小子都在网游抢过不少boss,认识这弹药专家的也有五六成,都说这人虽说是个步枪流弹药专家,但技术还是很不错的。到最后甚至已经开始讨论这弹药专家的出道后的薪酬了。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说不动人家父母一切免谈。

   方世镜坐在他们家一下午,也未能打消郑轩父母对电竞行业,对蓝雨的各种怀疑,甚至觉得这人就是个骗子或者什么传销组织的人。

   这直接导致了那天半夜郑轩偷偷留了张字条,偷偷带着收拾好的换洗衣物溜出家,偷偷找到方世镜暂住的小旅馆,偷偷和方世镜把合约签了,然后偷偷和方世镜去了蓝雨。

   他决定来个先斩后奏。毕竟,如果真要父母下定决心,那他自己都知道不可能。

   新兴起的电竞行业在许多人眼里就像暴风雨中的大海,一不小心就会被海浪卷入海底,而且放眼望去,没有一丝光亮,远方也没有照明的灯塔。它需要有人去探索,去发掘。

   没关系,没有照明的灯塔,我来当照明的灯塔。他心想着。

   郑轩自己也不明白,懒了十七年的自己。怎么那几天就突然那么倔那么坚定那么热血,强顶着家中二老的压力,在夜里留了张简单的字条,偷跑去了蓝雨。他在车上回忆这几天发生的各种事,不知怎的,就想到他高中同桌因什么事感慨地来了句:“这就是命啊~”尾音拖得长长的,有点滑稽,但深刻地诠释了他内心的想法。

  这就是命。

  他站在蓝雨俱乐部大门前,冒出了同桌的脸和这个想法,然后很快把它丢到脑后,推开了蓝雨的大门。


————————
不要问我为什么郑轩的经历和叶神离家出走差不多,我觉得除了少天和杰希有老魏和林杰能把家长劝服之外,其他职业选手大概都是离家出走( •̥́ ˍ •̀ू )因为我记得原著直到第十赛季,楼冠宁的茶会上仍然有人对电竞选手不以为然,更别说之前了

魏黄魏

不会写文,XJB乱写,我爱他俩

————————

  魏琛独自一人在蓝雨俱乐部乱逛,感叹着蓝雨俱乐部这些年的变化时,突然听见身后的脚步声和——
  “魏老大!”
  他还未转过身去,就被二十几岁的青年死死抱住。
这还是自他离开蓝雨至今第一次见黄少天。二十四岁的黄少天比十五岁的黄少天高了不少,可现在却还像十五岁时那样,整个人几乎把重心偏在他身上。好重。他想着。
  “魏老大,我好想你。”黄少天的脸埋在魏琛肩上闷闷地说。“你怎么就走了呢。你都没跟我们好好告个别。”这不是个问句,这只是黄少天对当时魏琛退役的一句感叹,也或是抱怨罢了。
  说不定他想说的其实是“没跟我好好告个别?”魏琛暗自想着,他当年也不是没察觉到黄少天对他那有点微妙的感情。至于他对黄少天……
  “唉,老夫这不是回来继续虐你们了吗?怎么样,做好被老夫控场控到哭的准备没有啊?”魏琛继续他平常吊儿郎当的语气,但伸手揉黄少天头发的时候,却似乎比当年他一边揉黄少天头发一边透露要退役时还要温柔。
  “得了吧老鬼,就你现在那样子还想赢我。你被我连到死还差不多吧”黄少天从魏琛肩上抬起头,转而把手臂搭在魏琛肩上:“哎魏老大你知道蓝雨现在什么样吗,我带你逛逛啊,走走走,这里没什么好逛的,我带你去前面走走……”
  魏琛也乐的有个导游给他介绍介绍,虽说这导游是有点话多,但不管怎样——
  那可是他的黄少天啊。

——————
没了,真是乱写的,写不出他俩万分之一好QAQ
写完再看一遍真是恨不得删了重写,但我懒得折腾了_(:з」∠)_

【黑遍全联盟】震惊!联盟众职业选手竟趁他不在干出这种事

第一次发东西,瞎几把乱写,大概就是职业选手群突然开膜的故事

——————————————

江波涛打开职业选手群,看见一堆人在吐槽各市的天气时,不禁抬头望了望窗外

无浪:轮回这几天天气也是让人没脾气啊……wqns

残忍静默:江副最后说的是啥?我去……我去念诗?!

残忍静默:念诗?!我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句林则徐的诗

吴霜钩月:只要对国家有利,即使牺牲自己生命也心甘情愿,绝不会因为自己可能受到祸害而躲开。

一枪穿云:苟

夜雨声烦:苟屁的周泽楷你膜什么膜啊这是要被续的节奏啊你们轮回什么时候出了个膜法师队长啊还是你们轮回就是一群膜法师把周泽楷都带成这样了话说回来mo法师队长怎么也该是王杰希才对吧o_0

君莫笑:o_0看完动画第七集忍不住来个队形

百花缭乱:o_0偷偷跟个队形

冷暗雷:o_0偷偷跟个队形+1

笑歌自若:o_0偷偷跟个…其实我脑子里已经只剩下那句诗了

吴霜钩月:叹气.jpg  看这架势,诗是念不成了

云山乱:哎,难得队长跟我们膜一次

君莫笑:啧啧啧你们轮回真的变成膜法师了?

风城烟雨:说好的男神教?

一枪穿云:再来一次,苟

夜雨声烦:苟且偷生!就不让你膜哈哈哈哈告诉你我其实是禁膜办的人麻烦你们轮回全队跟我们走一趟

海无量:利益熏心!来来来要膜的就快膜起来吧

君莫笑:国泰民安!黄少天你还是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再怎么禁也抵挡不住群众们一颗想膜的心

零下九度:家和万事兴!只想得到这个,还是想到张家兴才想出来的 摊手.jpg

百花缭乱:生不如死!刚刚训练摸鱼被张副加训了

迎风布阵:死不足惜!突然想玩梗:文洲啊,中央已经钦定了,就由你来当蓝雨以后的队长@索克萨尔

冷暗雷:以牙还牙!流氓的大招,话说如果换成微草的人的话不知道喻队会不会也来帮忙续一续

鸾辂音尘:岂有此理!可能会把微草的人的生命续给牠2333

花繁似锦:因祸得福!感觉这个成语适合我

一枪穿云:祸从口出…

逢山鬼泣:福祸相依!其实福祸相依祸福相依我都听过,换一下应该没事的

飞刀剑:避之不及!我记得你们刚刚刷大小眼的时候队长好像在窥屏?

一叶之秋:趋之若鹜!突然觉得自己说的词的文采比你们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给自己点个赞

夜雨声烦:之子于归,宜其室家!等等你说我一个禁膜办的人怎么也膜起来了?我也不是谦虚,你们还是另请高明吧2333不知道江波涛回来发现他的一分钟只有五十九秒的时候表情是什么样的哈哈哈哈

江波涛一脸懵逼地看着屏幕

无浪:我就拿个伞,结果发现自己被续了?